每個時代都有這樣的女孩,但某些時代讓她們更不平凡。

Gudrun Gut 是位德國音樂人。她身份很多,音樂廠牌 Monika Enterprise 的創始人、電子音樂制作人、DJ、電臺主播、若干支樂隊的前成員 —— 包括全女子朋克樂隊 Mania D,Malaria!,Matador,以及倒塌的新建筑(Einstürzende Neubauten)。我趁她來深圳的明天音樂節演出采訪了她。

她成為一個 “Berliner” 是在1979年。那是個 “大” 年,Joy Division 出了第一張專輯 Unknown Pleasures,Pink Floyd 發了 The Wall,The Birthday Party 已經成型并即將搬到柏林,撒切爾夫人當選了英國首相,中國開始了獨生子女政策。

1568972347844934.png

1568972358552105.png

跟其他跑去西柏林的年輕人一樣,Gudrun 覺得臟亂差的西柏林城市空氣聞起來就是 “自由”,于是去那上了大學、做藝術、組樂隊,認識了一群又一群志趣相投的伙伴,其中包括日后的樂隊成員 Bettina K?ster,Beate Bartel,以及 Blixa Bargeld(倒塌的新建筑)。

1568972372223605.png

1989年又是一個 “大” 年,“東方” 和 “西方” 都出了不少大事,Gudrun 目睹了其中的重要一件。而那堵墻倒下,不僅給她開啟了另一半柏林,也徹底改寫了柏林的電子樂史。

電子舞曲夜場在地價便宜且地產所有權混亂的東德一個個冒出來,比如后來成為地標的 Tresor。“搖滾樂的時代過去了,夜場里沒人認識我,” Gudrun 只覺得興奮,“這太棒了!”

1568972388582098.png

1568972401940587.png

“我不懂為什么我以前的(搖滾)同行對這種新的文化沒有興趣,” 她很快在 Tresor 成為駐場 DJ,“那時候的電子樂非常生猛、地下,很像80年代初的搖滾樂。”

Gudrun Gut 今年62歲。她20年來經營的 The Monika Enterprise 廠牌主要簽獨立的女音樂人,“因為其他廠牌都是簽男性居多,那我就反著來。”

但她這樣做并不是出于意識形態 —— 好音樂就是好音樂,“女音樂人能給我更多啟發。”

1568972410933854.png

我知道我對柏林70-80年代的想象總帶著一層浪漫化的濾鏡,可 Gudrun 講述的柏林和我的想象沒有太大不同。她那時候的照片太有樣兒了,她的隊友們也是,20出頭,冷冰冰的樣子,妝很野,還會穿。每個時代都有這樣的女孩,但某些時間和某些地方,可能讓她們更不平凡。

Producer: VICE 團隊

編輯: Alexwood

Host: Alexwood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