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網絡詩人是真的需要才氣,還是只要有 wi-fi 就行?為了探尋其中的規則,我成了互聯網上最垃圾的詩人。

幾十年來,詩歌已經成為最不受待見的藝術形式,陽春白雪,曲高和寡。就連《死亡詩社》里的學生都要悄悄躲在山洞里聊詩,畢竟這么羞恥的愛好不是誰都說得出口。但是近幾年里,這種觀念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一股全新的詩潮已經躋身主流,不管這件事是好是壞,社交媒體都在其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今天的讀者已經懶得去啃動輒上萬行的經典史詩作品,現在流行的都是語言精練、直擊人心的詩節。而其中最受歡迎的,莫過于在你手指滾屏的短短幾秒鐘內就能看完、理解并且喜歡上的短詩。

露比·考爾(Rupi Kaur)就是憑借這種形式的短詩火出天際。她的詩基本都無視語法規則,并配有信筆涂鴉。但就是這些簡單的創作,已經讓她在 Instagram 上積累了超過370萬名粉絲。你也許見過她的處女作詩集《牛奶蜂蜜》(milk and honey)出現在熱銷圖書排行榜上,或者擺在 Urban Outfitters 的書架上。不過,雖然她集萬千寵愛于一身,也并不是每個人都認可她的成功。

去年,詩人兼評論家蕾貝卡·沃茨(Rebecca Watts)向包括露比·考爾在內的各路 Instagram 詩圣開炮。在一篇名為《高貴業余詩人的邪教》(The Cult of the Noble Amateur)的評論文章中,蕾貝卡抨擊這些網絡詩人的作品 “毫無個性可言”,并稱這一股 Instagram 作詩浪潮 “完全無視詩歌的深度、細膩性和表達力”。

所以現在究竟是什么情況?露比和她的同行是在以快速簡單的方式傳遞真知灼見,并憑本事吸粉嗎?又或者他們的作品只是一堆好消化、易營銷的垃圾快餐?

為了尋找答案,我一頭扎進了 Instagram 詩歌的世界,不是以讀者的身份,而是以一個創作者的身份。我的目的就是盡我所能寫出最垃圾的詩。我不是詩人,但是這恰好符合我的計劃:我可以用最蒼白、最俗氣、最矯情的詞語拼湊出最讓你惡心的詩句。網友會識破我的半桶子水嗎?又或者我的無心插柳之舉會讓我成為下一個暢銷書作者,并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明 “質量” 二字對于 Instagram 詩歌來說就是個笑話? 

第一周

沒有筆名的作家不是好詩人。要成為一名合格的網絡詩人,首先要有一個能讓讀者的眼睛高潮的文藝筆名,它能不動聲色地傳遞你的熱情與感傷,奔放與內斂,睿智與童真,絕望與希望 —— 就是那種聽上去好像很有深意但實際上屁都不是的名字。

望向窗外,一只鴿子恰好立在樹枝上。但是 “大鴿子” 這樣的筆名并不知性,詩人不需要從現實中獲得靈感。于是我在姓名框里輸入了一個比鴿子更酷的字眼 ——“鴉”(Raven)。可惜該用戶名已經被另外四十多個哥特注冊了。最終我把名字定為了@RavenStaresPoetry(鴉視之詩),并且把頭像也設置成一只烏鴉,還在個人簡介里留下一段刻骨銘心的介紹,然后正式開始了我的詩人之旅。

寫詩比我想象中來得簡單,因為寫詩沒有任何標準,這給人一種巨大的解放感。只要寫得夠垃圾,我都敢發。

“一支煙的時間,我占有了空氣,這團尼古丁的迷霧,愿能將我最愛的你拉近。”—— Raven S.

我下了一款免費的復古打字機 app,讓自己在創作時能有點布考斯基的感覺,我還使用 Instagram 的快拍功能模仿露比·考爾畫了一些涂鴉,然后截屏,裁剪,一首配圖詩就算完成了。我給我的詩加上了一些標簽(沒有加很多,畢竟我是個有底線的人),比如#PoemsPorn、#PoemsAboutLove、#Poet,當然還有我的大名#Raven。

1569486016332540.png他們說愛很盲目/那它究竟是如何/將我束縛?—— Raven S.

到了第一周結束時,我已經寫了40首惡心詩,平均每首詩都收獲了大約50個贊。我的賬號才注冊七天,就已經收獲了281個粉絲。我好意外。

第二周

1569485888576669.png雨/下不停/但/每一口咖啡/都讓我/安心 —— Raven S.

寫這種詩真的不要太簡單。它沒有任何標準可言,甚至可以說是刻意無視標準。我還給自己設定了一些挑戰:“在水燒開之前,我能寫出最爛的詩是什么?” 或者 “我的涂鴉能不能進一步挑戰讀者的忍耐極限?”(然后我畫了一顆長得像大蒜一樣的寶石),但是不管怎么亂來,我總能收獲到粉絲積極的反饋。

1569486138611160.png愛是你開不到的/處方藥/愛是在心里/瓢潑的大雨 —— Raven S.

每天醒來,我都能看到點贊和評論數增加,粉絲上漲。到了第二周周末,我已經有了350個詩粉。在網絡詩歌場景中,Raven 已經找到了屬于他的一席之地。

第三周

1569486297948351.png他們說/愛很盲目/我說/睜開你的雙眼 —— Raven S.

Instagram 上有著龐大的詩歌群體,我懷疑這是否就是我迅速獲得成功的原因。我關注了好幾百個人,他們可能只是為了和我互相宣傳而回粉。但是這并不能解釋我開始頻繁收到的私信。

其中一個女孩私信我說她男朋友剛和她分手了。她用一整晚的時間讀完了我寫的詩,是我的文字幫她挺過了最難熬的時光。還有人私信我說,讀完我的詩,讓她感覺到靈魂與我交織。有個人還私信鼓勵我出版詩集。不少網友還開始在他們的快拍里轉發我的詩,并給我發送愛心 emoji 表情。

我非常不解。我竭盡所能把這些詩往惡心里寫,而且這些詩真的很爛。我又不是什么是天才,怎么瞎寫都能金句頻出。我寫的都是這種:

“他們像狐貍一樣狡猾,但你不必擔心,因為你像牛一樣彪悍”—— Raven S.

這種放在五年級都會被老師嘲笑毫無靈氣的文字,憑什么就能讓這么多人獲得靈魂的滌蕩?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第四周

1569486594679353.png你是我手中的咖啡/我攪拌出了你的香/你卻將我的舌頭燙傷 —— Raven S.

我在第三周放慢了速度,因為他們對我不真誠的詩歌做出的真誠反應令我心有歉疚。但是進入第四周后,我還是加緊腳步,盡快完成這個實驗。

這本詩集看來是非出不可了。為了能拿到一個有分量的推薦,我找到了@AtticusPoetry,他是活躍在 Instagram 上的一位網絡詩人,有著120萬粉絲,和一本暢銷詩集。我在他的頁面下留言,詢問他對我作品的看法。

1569486720736816.png

我給了我一個“amazing”。我覺得這就夠了。

1569486776437116.png這/是/詩/嗎?—— Raven S.

到第100天我發最后一首詩的時候,我的粉絲已經在短短四周內累積到了646人,這比我的大號上的粉絲還多。我掐指一算,如果繼續堅持寫下去的話,我可以在一年之內吸粉8000。對于一個才氣和詞匯量都為零的打油詩作者來說,這個成績真的不算差。

蕾貝卡·沃茨在抨擊 Instagram 詩歌的時候就提到它們毫無深度,但是我覺得這恰恰是這些詩大獲成功的原因。現代人沒有那么多的時間去咀嚼華茲華斯或者拜倫,但是在手機屏幕上一眼就能看完的短詩卻能讓他們獲得感動。沒錯,網絡詩人中過譽的不少,而且事實證明才華確實是可以裝出來的,但是這并不意味著讀者的感覺有半分虛假。正如一位 著名詩人 所說:

“所謂感覺,就是有感才有覺。”—— Raven S.

編輯: 大月半

Translated by: 英語老師陳建國

© 異視異色(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以任何形式轉載及使用,違者必究。